Archive for 2009 年 04 月

樸素的想念

四月 29, 2009

樸素的想念
午後或是深夜。在一支煙的燃盡中,時光會慢下腳步。一些想念漸漸平靜,以極其樸素的姿態,次第而來。
次第而來。由一種姿態引領著,進入一種狀態。似夢非夢。有一種遙遠,瞬間親近。極其樸素,極其貼切。
樸素的如同一件內衣。一件純棉內衣。有陽光的味道,有一個人的氣息。如同諳熟的一段時光,洞察彼此。像一件內衣想念熟悉的體溫,像體溫想念一件熟悉的內衣。像一件內衣想念另一件內衣。溫暖,隱祕。
是的,隱祕。感覺已經抵達,仍然無法確切表達。一切變幻莫測,一切只是如同。想念,如同一件貼身的小衣。溫暖一切感官。味道,氣息,甚至曲線……都如此熟悉。像一次,時光也無力阻止的相遇。
樸素的如同一個飯桌上的空碗一些日子剛剛被分享。想一個人,養一群雞鴨和一堆孩子,過一段竹籬一樣的生活。太陽還沒有落山,就迫不及待的把一個人往屋裡拽。那時候,一只公雞正從母雞背上跳下來,打著鳴。
那樣的生活真好。無可取代的好。柴米油鹽,鍋碗瓢盆,過一種瓷調羹一樣的生活。享受你一口我一口的親近。陽光洒滿農家,掛著扁豆花的藤架,貪嘴的花貓打了個盹,幾道微風就路過籬笆。待到月亮坐上草垛,和一個人去數星星,一顆,兩顆,三顆。天一黑就吹了燈,被窩裡總有做不完的事,說不完的話。
一些想念,會像一個久遠的乳名。穿透時空而來,親切而溫暖。溫暖著嘴唇和呼喚,溫暖一段童年。赤腳的歌謠,牽著小背簍,正穿過三月的風,落在田野上。
想念如同一個季節。三月。滿足所有的期待。如同一首歌謠,剛起了個頭,就整段整段的暖起來。一人一只耳塞,腦袋擠一塊。想念也很重很重,可都願意福祉的承擔。